分享/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

鍾瑶、曹晏豪《狂歡時刻》化身吸血鬼 堪稱從影以來最驚奇演出

資料來源:Wow!NEWS新聞網 2019.05.15


電影《狂歡時刻High Time》15日舉辦殺青記者會,男女主角鍾瑶、曹晏豪以及主要演員安妮、阮承恩在台北大稻埕拍攝全片重頭戲,將傳統的年貨大街,搖身一變為「吸血鬼大稻埕」,更將在大稻埕中掀起一股腥風血雨,鍾瑶透露,化身吸血鬼的他們,行動變得更瘋狂,「還有飲人血的橋段,簡直是血染大稻埕。」曹晏豪則補充,主要演員都有「咬人」的戲碼,尤其戴上長達三公分的吸血鬼牙齒時,舌頭一去碰觸,會有尖尖的感覺,彷彿有一種武器裝在牙齒裡面,「隨時可以把人咬到噴血」。電影《狂歡時刻High Time》透過歐洲神話『吸血鬼』元素顛覆台灣,矚目國際,更獲得北高兩市的投資支持,預計明年在台上映。

電影《狂歡時刻High Time》描述五位年輕富二代,每到週末都會為了好玩而為彼此準備極致瘋狂的『遊戲』,尋找各種不同的感官刺激。突然有一晚,他們都長出了吸血鬼的獠牙,在這城市更貪婪的滿足自我欲望。片中,鍾瑶化身吸血鬼要咬荷蘭男主角薛斯‧布隆(Gjis Blom),打趣說,在咬人的過程導致脖子扭傷,也因為要一直張開嘴巴咬人,笑說自己的嘴巴有點痠。曹晏豪則說,

自己在咬人時,想像自己是一隻餓了很久很久的蛇,需要很多很多的血,用身體的本能和生理上的需求,產生對於血的渴望和飢餓感,意外的發現蛇跟吸血鬼用牙齒作為攻擊武器是共通的。

鍾瑶化身吸血鬼要咬荷蘭男主角薛斯‧布隆(Gjis Blom)時,在海邊拍了一場沒有床的「吸血鬼交媾」,「海邊的沙子不是細沙,是有一點像石頭的沙子,海浪一打來我們兩個就被蓋過,導致我們兩人滿臉都是沙子,導演一卡,我們倆個都在吐沙,整整拍了兩個小時。」

幾位演員為了扮吸血鬼吃足苦頭,戴上吸血鬼牙齒後,會不自覺得去舔牙齒,「戴上後,講話有點大舌頭,為此練了很久。」鍾瑶說,自己還曾不小心把吸血鬼牙齒包在衛生紙裡面,然後不小心遺失,大夥還人馬翻箱倒櫃找垃圾桶,只為了找牙齒,得知一副吸血鬼牙齒訂作要六位數台幣,自己還嚇一跳。

曹晏豪又說,自己飾演的角色在片中與夥伴們相處時會講一直幹話和髒話,所以私下與演員們用角色狀態相處時,不時噴出「Bullshit」等在電影裡飆罵髒話的台詞,讓工作人員笑說,「滿地黃金,小心踩到狗屎!」

安妮透露,自己在片中要喝人血,直呼人血很好喝,「甜甜的」、也有像是「鐵鏽的味道」,導演先是問她要喝真的還是假的,「到我的時候,心中覺得好緊張喔,一度猶豫要不要喝。」劇中她也跟鍾瑶有女女吻,直呼女生的唇很好吻。

而鍾瑶在片中看到這一切變得趨於失控,好朋友們都變成吸血鬼,飲人血,自己十分不知所措,問及自己人生有沒做過最瘋狂的事?鍾瑶語帶保留說,隨便講了一個就會上警察局了。這次在大稻埕拍攝,鍾瑶因自己在大稻埕開設咖啡店,笑稱有在主場感覺,而店裡也送上應援咖啡幫劇組工作人員打氣,以及提供了許多復古的陳設出現在電影中。

本文出處
『新聞來源/Wow!NEWS新聞網』



點選圖片即可放大瀏覽